卡伦堡产业共生

「生态化产业发展」,英文称为Eco-Industrial Development,简称EID。

也有人译为「产业生态化」、「生态产业化」等说法,概念来自借镜自然生态系仿生,希望能用人工规划方式建立物质、能源循环流动再利用的产业生态系。这样的发展模式被赋予一个浪漫词,一个充满自然生态系里强调不同物种共同合作创造共生互利优势的「产业共生(industrial symbiosis)」!

这概念在二十世纪末的专家学者眼中只是个假设概念,直到1989年,专家们发现在北欧丹麦的卡伦堡(Kalundborg)已经自然演化,发展出符合产业共生假说的模式。“产业共生”这描述卡伦堡产业共生的名词被首次提出,丹麦卡伦堡也成为全球研究与认识产业共生的圣地与胜地(注1)。

[卡伦堡产业共生演化过程]

从20世纪60、70年代起,卡伦堡的企业高管之间因为紧密的私人信息交流,中途即使有人员流动,卡伦堡的共生方式也随不同企业间的不同协作合同执行成功或失败变化,逐渐演变为有助地方经济、环境与社会文化的发展。

卡伦堡共生始于1961年,当时挪威国家石油公司Statoil (当时的埃索石油公司)需要大量水源以供给卡伦堡的炼油厂。在卡伦堡共生的第一个管道由挪威国家石油公司由附近的Tissø湖搭建至厂区。到了1972年,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与卡伦堡的Gyproc石膏版工厂达成协议,将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多馀的废气(天然气)供应给Gyproc石膏厂作为烘乾石膏版所需的能源。隔年,也就是1973年,当时的Asnæs发电厂(今日的东能源公司)则建立与挪威国家石油公司Statoil之间的输水管线,这三大成员是卡伦堡共生最早的三个主要的协作成员。之后有其他厂商与市政府陆续加入这体系。

[常见误区]

全球最常误解丹麦卡伦堡是个有围墙的工业园,卡伦堡并非如未曾调研与考察过当地的人误解与错写成工业园或开发区,卡伦堡不过是距离哥本哈根一个半小时车程外的两万人小城镇。因为不同跨国与本地厂商布局,这些产业共生的(企业厂商)成员们散布在卡伦堡的港口边与不同区位,虽然较远处有个TISSO湖,由于生产制程缺水引发高阶主管之间的社焦网络话题,在紧密的社会信任网络支持下,自发形成不同产业特性的工厂制程与市政服务机能的产业生态系。

全球也常误解卡伦堡产业共生模式为只是物质流(material flow)与能源流(energy flow)等环境工程或环境管理问题,却忽略最重要作为社会资本的信息流(information flow)。这社交网络的信任资本是重点中的重点,也就是说,产业共生更注重在产业经济发展之外,兼顾环境与社会人文面向的全局式关照视野与作为。但是,因为非物质面的分析太难且费时,导致各国推动生态化产业发展的战略多过于偏狭、只看到环境工程与污染处理与再利用技术,欠缺全面关照视野!欠缺从工业发展轨迹中找寻最能参考的成功与失败之全盘经验。这也是站长长年在国际会议中提醒应该善用影响中国大陆的生态工业园政策、战略与行动方向的台湾经验的重要性。原因很简单,台湾经验有太多华人面对绿色与可持续发展课题的产业与社会文化盲点,若忽略这小地方警讯,将是未来推动循环经济会逐渐踏入的重要误区!这方面的物质与非物质面的观察,不是老外学术研究与论论文能看透与掌握的重点。站长已离开学术界,仅以这网站平台作为谘询参考素材,提醒关键问题与各界容易忽略的重点,至于如何协助企业与相关单位更细腻地整合整合战略与发展方式?则是另一个议题了。

[注解]

注1:

2001年9月,美国康乃尔大学环境中心WEI总监艾德(Edward Cohen-Rosenthal)领导的国家级示范项目于丹麦卡伦堡召开全球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全球高阶生态化产业发展(Eco-Industrial Development; EID)圆桌会议前,造访卡伦堡的外国访客以研究前沿专家为主,并尚未另行收费导览。经过该次圆桌会议,卡伦堡当地的厂商、专家、与关注产业共生的地方代表组成卡伦堡产业共生协会(Industrial Symbiosis Institute),开始因应未来遽增的全球政府与专业组织参观访问,从此参观卡伦堡产业共生模式不仅需要预约且依照套装行程安排拜会与收费,作为维持卡伦堡的城市发展与产业共生么是运营基础。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